過去這幾年以來,在台灣這片土地上,確實有一群默默在耕耘的業者,正一步步地建構出台灣在航太製造業的全球競爭力,而這些默默耕耘的業者,漢翔(2634)是慶龍有興趣進一步研究的標的,其支持的理由有三:

 

()股價經過修正,目前處在低基期。

 

2020-1-12 上午 10-39-28.png

受到新政府「國機國造」的政策激勵,漢翔股價2016年曾上漲到47.45元,不過,在「訂單」與「實際貢獻營運」仍有一段空窗期之下,股價雖然出現一波高達39%的修正走勢,最低曾跌到2018年9/1028.9元,2018年9/28收盤在30.65元,但慶龍始終認為「股價跌多,就是最大的利多,」只要修正後的股價,處於合理的區間範圍,公司未來業績又有成長的展望,股價的危機,自然就會是投資賺錢的契機。

 

 

()本益比下降到合理的水準。

 

追蹤漢翔(2634)2014年到2018年以來的EPS,分別為1.99元、2.15元、2.21元、1.86元,與2018年上半年的0.99元,由於大約都能維持在2元的獲利表現,因此若以30元的股價計算,本益比大約落在15倍,屬於合理的範圍區間。

 

2020-1-12 上午 10-45-06.png

 

 

(三)未來訂單來源,無慮。

 

為了貫徹蔡英文政府「國機國造」的產業政策,20172/7國防部與漢翔簽訂合約,由中科院負責研發,委託漢翔生產製造空軍所需的66架高級噴射教練機(簡稱:高教機,主要是訓練飛行技術的特殊機種,目的是培養飛行員能夠單獨飛行與執行任務的能力),總合約價值高達686億台幣。

2020-1-12 上午 10-45-18.png

 

 

按照合約進度,2017年完成工程設計、2017年到2019年完成物料籌補之後,2019年到2020年進入組裝過程,並於2022年前完成地面測試與飛行測試,2023年正式進入量產與交機的階段。

 

上述這66架漢翔(2634)所生產的高教機,其設計概念是源自於台灣自製的IDF經國號,因此在機鼻、發動機與兩側機翼,都與IDF一模一樣下,加上有過去成功經驗,漢翔想要依照合約進度完成量產的難度並不高,此外,由於飛機正面造型頗似藍鵲,因此也命名為藍鵲機。

 

2020-1-12 上午 10-52-18.png

 

由於漢翔(2634)依照合約進度量產的難度並不高,因此合理推估這筆總價值高達686億元的訂單,將可如期地反應在未來幾年的營收內容上。

 

再者,檢視2013年到2017年漢翔的營收,分別為231億元、249億元、269億元、273億元與275億元,因此若以近5年平均值為260億元計算,國防部這一筆686億元的訂單,不僅確保漢翔未來營運得以增長,更可當貢獻2.6年的全年營收。
 

此外,從過去5年營收來源比重的分布,可以明顯觀察到來自國防業務類的比重正在逐年提高中,一路從2014年的36%提高到2015年的44%2016年來到48%2017年則跳升至55%2018Q1也達到48%的水準。

 

2020-1-12 上午 10-52-33.png

 

漢翔營收比重,來自國防部的訂單越來越高,是一個不難理解的趨勢,一來漢翔本來就是經濟部持股35.18%的官股企業,二來在過去有自製IDF經國號戰機的經驗下,自然就會成為這一波「國機國造」政策下的最大受惠者。

 

整體而言,除了有66架高教機的「造飛機」訂單外,後續保養與維修勢必也將交由漢翔負責,而這部分訂單價值預估將可上看千億元之上,畢竟,從IDF的經驗來看,雖然2000年已停產,但至今IDF的維修訂單,仍然可貢獻漢翔每年約2成左右營收。

 

此外,另一個更大的訂單焦點,就F-16戰機性能的提升計畫,由於總金額高達1,400億元,因此漢翔若能主導此計畫,將對未來營運產生極大的助益。

 

本文From《投資家日報》2018年10/1

【日報預覽圖】:

2020-1-12 上午 10-52-51.png

@我要【試閱】或【訂購】《投資家日報》

 

全站熱搜

luck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