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前不管是各方民調,甚至各大賭盤,幾乎一面倒認為希拉蕊勝選的機率較高,以全球最大網路博弈公司Betfair為例,希拉蕊勝選的機率高達83%,遠遠超過川普勝選的18%,然而,事事永遠難料,川普的意外當選,雖然掀起全球資本市場的大波動,但這也是慶龍認為金融市場最迷人之處,畢竟有大波動,才會有大機會,簡單來說,就是:不怕牛(大漲)不怕熊(大跌),就怕遇到豬(不漲也不跌)。

 

2016-11-30 下午 01-50-29

 

 

此外,就美股部分,有一個有趣的統計數據,就是自1984年以來,美國總統大選後的隔一日(下圖表紅色柱狀),雖然大多是以下跌收場,8次中僅有1996年上漲,2008年當日跌幅甚至高達5%,但若將時間拉長,選後一年標準500指數的績效表現,8次中反而僅有2000年下跌約20%,其餘皆以上漲收場,2012年上漲25%、2008年上漲12%、2004年上漲7%、1996年上漲28%、1992年上漲9%、1988年上漲23%,以及1984年上漲14%,而平均的漲幅更高達12%。

 

 

2016-11-30 下午 01-51-01

 

 

 

再者,就外資瑞士信貸的資料顯示,自1928年以來,無論總統屬於哪個黨派,股市在選後第3年都將達到最佳表現,其中若是民主黨(川普的政黨)控制白宮,美股的表現更優於共和黨入主白宮。

 

 

2016-11-30 下午 01-51-16

 

 

 

換言之,從上述歷史統計軌跡來看,選後股市的短線下跌,將提供長線的買點,而唯一變數,將是需留意目前美國資產泡沫的問題,是否會出現控制失序的發展?產生宛如2000年美國網路泡沫的系統性風險。

 

 

 

2016-11-30 下午 01-51-34

 

 

本文From《投資家日報》2016年11/9

 

 

 

 

@我要訂購《投資家日報》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uck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