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而言,資產負債表中的「合約負債」,主要包括了「預收工程款」與「預收備料款」等兩大科目,而在會計處理上,雖然客戶因為預付了費用,必須得將「合約負債」歸類在流動負債上,但由於償還此負債的方式,並不是透過「金錢貨幣」,而是透過在一段指定期間內,提供「某種商品」,或「某種服務」,因此,在某種程度上,不僅可視為「在手訂單」的延續,更可看作是「營收」的領先指標。

 

2019-10-24 下午 06-34-40.png

 

上述的概念,就好比加入健身房的會員一樣,對健身房的經營者而言,雖然預收了會員一年或數年的會費,必須得認列在資產負債表中的「負債」上,但由於未來還債的方式,是透過提供對等的「健身服務」,而非「金錢」,因此只要未來兩造雙方沒有毀約,這筆「負債」,最終還是會反應在「營收」與「獲利」的數字上。

 

換言之,雖然合約負債因為會計認列的方式,還不會立即反應在營收上,但由於這批款項是來自於「客戶的預付費用」,因此只要未來能夠依照合約,提供對等服務,自然就能夠轉換成未來營收與獲利的增長上。

 

此外,值得留意的是,這幾年關於「合約負債」的名詞,因為台灣上市櫃公司,為了因應與國際接軌的會計準則認列趨勢,因此分別變動了兩次,從早期的「預收款項」,更名為後來的「應付建造合約」,2018年開始則統一定名為「合約負債」。

 

以漢唐(2404)7季流動負債為例,可明顯觀察到從2018年開始,就多了一個會計科目「合約負債」,而追溯2017年以前,相同內容則放在「應付建造合約款」,至於2016年以前,則統一歸納在「應付款項」上。

 

2019-10-24 下午 06-34-54.png

2019-10-24 下午 06-35-20.png

 

了解了關於「合約負債」的意義與近幾年的名詞改變,相信訂戶應該就能明白,為何慶龍會合理推論:2019年的漢唐(2404)將會有非常好的成長動能,除了11/21日報中關於「在手訂單」攀高到248億元,較去年176億元大增40%之外,今年Q3合約負債同步也創下歷史新高,都讓慶龍從財報分析的角度,看到未來營運增長的一大亮點。

 

2019-10-24 下午 06-35-10.png

 

追蹤漢唐(2404)的合約負債,今年Q3成長到79.3億元,不僅較今年Q2的64.6億元增長22%,更較去年同期的56.4億元大增40%。

 

此外,若將觀察時間拉長到2012年到2018年,也可明顯看到漢唐的合約負債,從2012年到2014年期間,一季大約20億到30億元的水準,跳升到2016年到2018Q2期間,一季大約60億元的水位,再者,從2018Q3的合約負債直逼80億元的內容來看,再再顯示目前漢唐(2404)的營運展望,確實處於歷史最樂觀的一個階段。

 

合約負債的節節高升,也直接反應在單季EPS的走揚上,2012年到2014年期間,漢唐(2404)單季EPS大都維持在0.8元附近,2016年到2018年Q2則上升到1.5元附近,至於最新一季更直接跳升到3元以上。

 

2019-10-24 下午 06-35-30.png

 

 

本文From《投資家日報》2018年11/22

當時漢唐(2404)股價為63.3元,至今最高漲至172.5包含10元現金股利與2元現金減資,累積獲利達131%

  

【日報預覽圖】:

2019-10-24 下午 06-35-47.png

@我要【試閱】或【訂購】《投資家日報》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uck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