宏全(9939)看似一帆風順的營運故事,背後其實是隱藏著許多化危機為轉機的奮鬥過程,總裁曹世忠不諱言地表示,幾乎每隔10年都會遇到一次重大的危機。

 

 

2017-4-6 下午 03-23-34

 

 

第一次危機,是在取得各大汽水廠的訂單之後,當時不乏許多有政治背景的同業,競爭激烈且生存不易。某天,工廠突然遭到檢察官的搜索,有同業提告宏全侵犯產品智財權,並且要求巨額賠償(無償要求公司35%股權),「後來我們用創新技術專利的鑑定,推翻前面的侵權專利,整個官司打了5年到最高法院才解決。」他說。

 

 

 

第二次危機,是政府開放可至大陸經商後,由於全世界華人市場中瓶蓋只有宏全取得可口可樂、百事可樂的授權認證,因此銷往中國大陸的瓶蓋,自然是由宏全生產,但台灣海關卻以「簡體字」為由,不僅阻擋出口,甚至認為宏全有資匪的嫌疑,「當時資匪是重罪,不僅全部財產充公,負責人還會被判無期徒刑或死刑,」他進一步說,政府開放政策不能因產品印字問題導致台商受傷害,所以當時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還找上立法院長劉松藩來化解,重新修法,替台商爭取權益,終於在危機中化險為夷。

 

 

2017-4-6 下午 03-23-48

 

 

 

第三次危機,是宏全(9939)到中國大陸設廠的第四年,突然被海關通知,從國外進口到蘇州、長沙、濟南與太原等四個廠區的機器設備,要補繳高達5億元的稅,「當初到大陸投資時,商務局有給我們免稅證明,但卻被其他單位推翻,」曹世忠無奈地表示,宏全在對岸投資了20億元,都還沒開始賺錢就要面對補稅的壓力,讓他晚上都睡不著,甚至瘦了好幾公斤,「2004年公司營收35億獲利4億,2005年雖然營收成長到41.8億,但獲利只有2.5億,若一次要賠5億,獲利都沒了,」曹世忠說明當時已經成為上市公司,必須向外部股東交代營運成果所面臨到的心理壓力。

 

 

 

2017-4-6 下午 03-24-02

 

 

 

最後,整件事情雖然在海基會與海協會協調下圓滿結束,也付了些許學費,「這件事情過後,宏全在大陸就比較上軌道了,」曹世忠說,集團的營收也開始一路走揚,2009年翻倍成長到100億元,2014年再攀升到172億元的高峰,並晉升為中國大陸前三大的飲料包材公司。

 

 

 

2017-4-6 下午 03-24-16

 

 

 

本文From《投資家日報》2016年12/14

當時宏全股價為53.9元,至今最高漲至62.5元

 

 

@我要訂購《投資家日報》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
2017-04-07

3分鐘掌握宏全(9939)的三大營運支柱

2017-03-14

獨家專訪宏全(9939)總裁曹世忠:席捲80%市場佔有率

2017-03-10

作對投資+做出績效,以宏全(9939)為例

2017-03-09

從資本支出,洞悉宏全(9939)將重回成長行列

2017-03-07

宏全(9939)長期趨勢,由空翻多!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孫慶龍的投資部落格

lucky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